中东乱象背后的深层危机

中东乱象背后的深层危机
作者:刘中民(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)?  近年来中东局势继续动乱,美国暗算伊朗伊斯兰革新卫队部属“圣城旅”指挥官苏莱曼尼事情使各方抵触进一步激化。大国博弈、域外实力干与、中东国家转型、前史宗教要素……中东乱象背面隐藏着扑朔迷离的深层危机。  大国联系严峻失衡  随同美国在进行中东战略缩短、削减战略投入,以及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影响力上升、与中东区域大国协作联系日趋深化,“美退俄进”成为学界对中东大国博弈特色的底子归纳,乃至呈现中东进入“后美国年代”的结论。美国对中东影响相对下降是现实,但对此应防止作简单化了解,现在美俄在中东的博弈态势应归纳为“美退而不弱、俄从而不强”,其底子意义是:美国尽管在中东进行战略缩短,但依旧是对中东业务影响力最强的外部大国,美国淡出中东将是绵长的前史进程;俄罗斯不断重返中东,但首要在战术战略层面,并没有全面主导中东区域的才能和志愿,当时和将来俄都无法成为中东的操纵力气;“美强俄弱”仍是美俄在中东力气对比的底子态势,且将继续很长时刻。  当时,域外大国在中东区域竞逐的另一特色是多极化趋势的增强,除美俄欧等传统力气外,我国、印度、日本等大国在中东的存在尤其是经济存在日益增强,对热门问题的重视和参加不断添加,但其影响力尚非常有限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当时美国的“弱单极”在部分问题上仍然存在“强影响”,其表现为战略思想狭窄的“特别单边主义”,或称“非正常单边主义”,即以自我为中心、不顾及国际规矩束缚,但又缺少以往清楚战略的单边主义,其损害在于更具不确定性,更难以束缚、部分破坏性也更大,美国这次针对伊朗“圣城旅”领导人苏莱曼尼的“恣意斩首”就凸显这一特色。  中东区域力气不断分解,区域大国博弈继续加重已达到二战后史无前例的状况。其内涵本源之一就是美国在中东战略缩短的布景下,沙特、伊朗、土耳其和以色列等区域强国为寻求本身安全,不断扩张区域影响力,从而导致区域国际联系的剧烈分解重组。当时,中东区域大国在“新月地带”和海湾区域的军事和安全博弈在不断加重,还大有向红海、东南地中海周边区域延伸之势,沙特、伊朗、土耳其、阿联酋、卡塔尔、以色列等巨细“玩家”都在纷繁进行力气扩张。沙伊(朗)敌对、沙土敌对、以伊敌对构成区域大国博弈的首要敌对,地中海东岸的“新月地带”、海湾区域、东非之角正日益成为区域大国博弈的“地缘政治三角”。  热门问题处理无望  榜首,继续升温的热门问题,其典型方式是美国与伊朗的敌对。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,美伊之间“极限施压”与“极限反抗”的奋斗全面打开,两边都奉行互不相让但又躲避战役的“底线思想”。近期伊朗“圣城旅”将军苏莱曼尼遇袭身亡打破了软弱的平衡,并一度导致战役危险上升。尽管因互相都面对“打不起”的窘境而再次降温,但与此同时,两边在部分问题上能否继续坚持理性抑制,怎么办理当时的“战役边际”状况,将长时间是美伊也是国际社会面对的应战。  第二,间断性发生,但影响较大的热门问题,其典型方式是叙利亚危机、利比亚内战、也门内战等。这些热门问题在近两年虽呈现和谈向好的痕迹,但尚无底子处理的或许,很简单因悬而未决的问题迸发危机。例如,叙利亚危机现在面对的问题首要包含国家重建、立宪、处理伊德利卜敌对派剩余,叙北部组织,其底子问题是多线并存的叙重建机制,实质是美俄及土耳其、伊朗、以色列等区域大国博弈,更有杂乱难解的库尔德问题羁绊其间。2019年10月,土耳其对叙北部发起“平和之泉”的军事侵略举动,再度引发叙利亚危机升温,就是上述敌对的集中体现。  第三,继续边际化、相持无解的热门问题,其典型方式是巴以问题。巴以问题边际化的本源在于美国等西方大国、区域国家尤其是阿拉伯大国、巴以两边都缺少推进和谈的才能、动机和条件。最为严峻的是,美国供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、搬家大使馆至耶路撒冷,酝酿出卖巴勒斯坦利益的“世纪买卖”,都是胡作非为的做法。一旦“世纪协议”被抛出,必将引起巴勒斯坦的激烈反抗,并诱发新一轮巴以抵触。  国家管理危机深重  2010年“阿拉伯之春”迸发以来,改进民生、铲除糜烂、完成公平等,构成了中东国家探究转型路途,增强国家管理才能的中心使命。从国家转型的视点看,中东国家能够划分为四种类型:榜首,在2019年迸发大规模民众敌对的国家,包含苏丹、阿尔及利亚、伊拉克、黎巴嫩,其共性原因仍是民生和政治制度两大议题,但详细原因各不相同;第二,以埃及和突尼斯为代表由乱而治的国家,其整体状况是其局势虽有所好转,但它们仅仅开始完成了保持国家安稳的使命,远未找到合适本身开展路途,乃至呈现所谓“二次革新”;第三,以叙利亚、也门、利比亚为代表的继续动乱国家,国家重建严峻受阻;第四,面对转型压力的国家,首要包含沙特代表的海湾协作委员会国家、土耳其、伊朗等,都面对经过革新增强国家管理才能的严峻使命。因而,中东国家的转型之路将延宕数十年。更为不容乐观的是,中东区域大国沙特、伊朗、土耳其等国家乃至以色列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政治与经济危险,一旦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堕入动乱或严峻的危机,必将加重区域格式的动乱。  需求特别指出的是,2019年的新一波中东内争有其新的特色,也相同说明晰中东国家转型的长时间性和艰巨性。榜首,民众敌对的诉求更具系统性,要求对国家体制进行系统革新,民众不满足于政权替换,更不满足于某个领导人下台。第二,愈加明确地敌对外来干与,如黎巴嫩和伊拉克的敌对都打出了“敌对外国干与”的旗号,充分说明中东国家民众对美国作为“国际最大费事制造者”四处干预的讨厌。第三,民众敌对敌对教派和族群敌对的宗派系统,而完成这一方针无疑是反常困难、长年累月的进程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1月10日?12版)